费扬古(清朝康熙时期名将、三等伯鄂硕之子)

编辑:浸没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30 01:39:16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董鄂·费扬古一般指费扬古(清朝康熙时期名将、三等伯鄂硕之子)
费扬古(1645—1701年),栋鄂氏,满洲正白旗人,内大臣三等伯鄂硕之子,清初著名将领。曾参与过平定三藩之乱与征讨噶尔丹的战役。
费扬古在平定三藩之乱时在安亲王岳乐帐下效力,因战功卓著被授予领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康熙帝亲征噶尔丹时费扬古也随军出征,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清军在归化城增加戍兵,以费扬古为安北将军驻守。康熙在三十五年(1695年)再次征讨噶尔丹时费扬古作为西路军的统帅,在昭莫多之战同噶尔丹展开激战,噶尔丹的主力全部被歼灭。费扬古在西征期间立下了赫赫战功。
康熙四十年(1701年),跟从康熙帝巡幸索约勒济,中途疾病发作,康熙派遣大臣送他归还京师。不久逝世,赐祭葬,谥号襄壮。
本    名
栋鄂·费扬古
别    称
费扬武、费扬果、飞扬古
所处时代
清朝
民族族群
满族
出生时间
1645年
去世时间
1701年
主要成就
跟随康熙西征噶尔丹,在昭莫多破敌
谥    号
襄壮
旗    籍
满洲正白旗人

费扬古人物生平

编辑

费扬古从讨三藩

顺治二年(1645年),费扬古出生,他是顺治帝孝献端敬皇后的弟弟,其父为内大臣三等伯鄂硕。满洲正白旗人,状貌异常魁梧。顺治十四年(1657年),十四岁的费扬古承袭了父亲的爵位。[1] 
康熙十三年(1674年),三藩之乱爆发,费扬古跟从安亲王岳乐率兵到江西围剿吴三桂的叛军。吴三桂的大将黄乃忠纠合了一万多叛军自湖南长沙进犯袁州,费扬古与副都统沃赫、总兵赵应奎击溃了黄乃忠的进犯,继而攻克万载[2] 
康熙十五年(1676年),于萍乡击败了吴三桂的女婿夏国相,夏国相败走,费扬古进围长沙,连战连捷。康熙十八年(1679年),费扬古又于武冈击败了吴国贵。大军还京之后,他被提升为领侍卫内大臣,位列议政大臣[3] 

费扬古防卫西北

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以伊犁为统治中心的漠西蒙古中实力最为雄厚的一支准噶尔部,在首领噶尔丹率领下挥师东进,并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五月越过杭爱山大举进攻漠北的土谢图部,又乘胜渡过土拉河侵入车臣部牧地,漠北各部纷纷南奔,请求归附清朝。如果清廷不接受漠北各部(又称喀尔喀各部)内附,他们必然被准噶尔部所吞并,将成为清王朝北部的巨大威胁;如果允许喀尔喀各部内附,噶尔丹就可能以追击为名而内犯。尽管情况如此严峻,但康熙帝绝不会错过臣服漠北各部的天赐良机。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清廷授裕亲王福全抚远大将军,率军西征噶尔丹,命费扬古前去科尔沁征兵,参赞军事。同年秋,在乌兰布通之战中击败了噶尔丹。[4]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归化城增加戍兵,以费扬古为安北将军驻守归化城。[5]  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噶尔丹遣使来朝,请求入贡。费扬古发兵出迎并一路护送他们,侦查他们男女人数一共一千五百多人,把他们留在了归化城。上书康熙帝之后,康熙察觉到噶尔丹居心叵测表面上是为与朝廷修好,实际上是派人到内地窥探虚实,命侍郎满丕下谕谴责噶尔丹的使臣,把他们遣还。七月,听闻噶尔丹将窥探图拉,清廷命费扬古与右卫将军希福一起率军前去抵御。希福请求增加派兵,康熙帝责其有恐惧沮丧之心,让他不要去了。很快报告图拉没有遭到入侵,考虑到噶尔丹将要进攻归化城,康熙召费扬古回师。[6]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噶尔丹到了哈密,费扬古前去防御,噶尔丹自图拉河向西窜去。费扬古很快被授右卫将军,仍兼管理归化城的军事。下诏授费扬古为抚远大将军,以都统伊勒慎,护军统领、宗室费扬武瓦尔达,副都统硕岱,将军舒恕参赞军事。不久康熙召费扬古入宫授予他讨贼方略。[7] 

费扬古北上破敌

为了解决噶尔丹对内蒙古的军事威胁,康熙在三十五年(1695年)二月,康熙帝再次御驾亲征。此次亲征兵分三路,东路由萨布素负责,率领数千军队驻守蒙古东部,防止噶尔丹向东逃窜;被任命为抚远大将军的费扬古是西路统帅,西路是此次征战的主力,兵力四万六千有余;中路由康熙帝亲自率领,兵力约三万三千。[8] 
按照事先的部署,中路军在四月初一从北京出发,而西路军在三月份分别从宁夏、归化出发,五月底中路和西路在土拉河以北会师。西路军在行进途中因天气恶劣影响了进度,为了避免不能按期到达使得康熙帝率领的中路军独自承受巨大的压力,费扬古亲自率领一万四千精锐日夜兼程,而当康熙抵达克鲁伦河以南时,北岸已无一帐,噶尔丹早已拔营撤退了。噶尔丹在向西逃窜的途中丢弃了老弱辎重,在经过五昼夜的狂奔后抵达位于库伦(今乌兰巴托)的昭莫多(蒙语:大树),但却被费扬古所率领的西路军迎头予以阻击。费扬古在昭莫多同噶尔丹展开激战,噶尔丹的主力全部被歼灭。[9] 
噶尔丹在天山以北的故地已经被他兄长僧格的儿子策妄阿拉布坦所占有,进退失据。由于噶尔丹拒绝康熙的招抚,费扬古在康熙三十六年(1696年)二月又参加了第三次对噶尔丹的战争,但双方还未来得及交战,噶尔丹就在这一年闰三月十三日自杀。费扬古因在平定噶尔丹战争中的杰出贡献,被封为一等公爵。当第三次讨伐噶尔丹的战事结束后,费扬古奉命调离,当他从该城开拔时,归化的商人、百姓纷纷给他送行,不久为他修祠立像,以纪念他在抗击噶尔丹、戍边卫民及绥靖地方的过程中所立下的功绩。

费扬古功成而逝

康熙三十六年(1696年)六月,费扬古有了病,康熙帝下诏昭武将军马思喀代他领军。费扬古归还京师,仍领侍卫内大臣,进一等公,但是他仍以未能生擒噶尔丹为理由上书请辞,康熙帝不准,因谕曰:“以前朕想要亲征噶尔丹,众臣都上谏阻止,惟费扬古与朕的意思相合,于是朕统兵西进。西征的道路非常遥远,水草困乏,费扬古全无顾虑,直抵昭莫多,将狡猾顽固的敌军大败。他多年统兵驭将,没有能比得上他的。”又说:“多次出征,才知道作为一个将领是多么困难。费扬古为将精心策划调遣,使得缓急得宜,才最终成功。”[10] 
康熙四十年(1701年),费扬古跟从康熙帝出巡索约勒济,半路中疾病发作。康熙帝为此驻跸一日,亲自去看望他的病情,赐给他御帐、蟒缎、鞍马等物,并从内帑里出银五千两赠给他,派遣大臣护送他回到京师。回到北京之后不久就病逝了,清廷赐予祭葬,谥号襄壮。以他的儿子辰泰承袭一等候、兼拖沙喇哈番[11] 

费扬古主要成就

编辑
康熙十三年(1674年),费扬古在三藩之乱中跟从安亲王岳乐率兵到江西围剿吴三桂叛军。击败了吴三桂的大将黄乃忠、夏国相、吴国贵等人的进犯。
康熙帝亲自噶尔丹的时候他也立下了很大的
漠北平定噶尔丹 漠北平定噶尔丹
战功。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清廷命费扬古前去科尔沁征兵,参赞军事。同年秋在乌兰布通击败噶尔丹。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费扬古被授为安北将军驻守归化城。康熙在三十五年(1695年)二月,康熙帝再次御驾亲征。费扬古统率西路军,越过沙漠,于翁金河(今蒙古国德勒格尔杭盖西)会师,尔后北上;康熙帝玄烨亲率中路军3.4万出独石口(今河北赤城北)。三路大军约期于克鲁伦河一带歼灭准噶尔军。五月初,中路军先抵克鲁伦河,逼近准噶尔军。噶尔丹遥望清军势众,遂弃庐帐、器械,乘夜西撤。康熙帝即命马思喀为平北大将军,坐镇巴颜乌兰地区;令费扬古西路军截准噶尔军退路,设伏袭击;命内大臣明珠尽运中路军之粮以济西师。旋自率前锋追击三日,至拖诺山(巴颜乌兰东)而返。准噶尔军退至特勒尔济(今乌兰巴托东南)时,仅剩万余人。五月十三,清军西路进抵昭莫多,距特勒尔济30里扎营。费扬古以逸待劳,将东阵兵陈于山上,一部沿土拉河布防于西,骑兵主力隐蔽于树林中,以孙思克率绿营兵居中,旋派400精骑至准噶尔军营地挑战,诱其入伏。噶尔丹果然将万余骑全部出击,追至昭莫多,即向清军阵地猛扑。清军居高临下,依险俯击,弩铳迭发,藤牌兵继之,每进则以拒马木列前自固。准噶尔军初战受挫,乃下马力攻,冒矢铳鏖战,伤亡甚众,仍不退兵。费扬古见其后阵不动,知为妇女和驼畜所在,即令一部迂回横冲,一部袭其后阵,准噶尔军顿时大乱。扼守山顶的清军乘势奋击,上下夹攻,斩杀3000余,俘获数百人。噶尔丹妻阿奴可敦率队冲锋,战死。噶尔丹仅引数十骑西遁,余部逃散。[12] 

费扬古人物评价

编辑
《清史稿》:①费扬古朴直有远虑。②及战昭莫多,费扬古麾饥疲之众,当困斗之寇,蹈瑕以破坚,则谋勇胜也。
康熙帝:①昔朕欲亲征噶尔丹,众皆谏止,惟费扬古与朕意合,遂统兵西进。道路辽远,兼乏水草,乃全无顾虑,直抵昭莫多,俾奸狡积寇挫衄大败。累年统兵诸将,未有能过之者。②屡出征,知为将甚难。费扬古相机调遣,缓急得宜,是以济事。[13] 

费扬古家族成员

编辑
祖父:席汉
父亲:鄂硕
姐姐:孝献端敬皇后
儿子:辰泰

费扬古墓地

编辑
位于朝阳区东坝地区驹子村,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墓地在文革时期被平毁。现存一碑,立于康熙四十年(1701年)。

费扬古史料记载

编辑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13] 
参考资料
  • 1.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费扬古,栋鄂氏,满洲正白旗人,内大臣三等伯鄂硕子。状貌魁异。年十四,袭爵。
  • 2.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康熙十三年,从安亲王岳乐率兵徇江西讨吴三桂。三桂将黄乃忠纠众万馀自长沙犯袁州,费扬古与副都统沃赫、总兵赵应奎击败之,克万载。
  • 3.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十五年,击走夏国相於萍乡,进围长沙,累战皆捷。十八年,复败吴国贵於武冈。师还,擢领侍卫内大臣,列议政大臣。
  • 4.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噶尔丹劫掠喀尔喀,遣使谕罢兵,不从,数扰边境。二十九年,授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率师讨之,命费扬古往科尔沁徵兵,参赞军事。秋,击败噶尔丹於乌阑布通。
  • 5.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三十二年,归化城增戍兵,以费扬古为安北将军驻焉。
  • 6.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三十三年,噶尔丹遣使至,请入贡。费扬古发兵迎护,侦其众男妇千五百有奇,留之归化城。疏闻,上察噶尔丹意叵测,阳为修好,潜遣入内地窥探,命侍郎满丕谕责其使,遣之还。七月,闻噶尔丹将窥图拉,诏费扬古偕右卫将军希福率军往御。希福请益兵,上责其疑沮,令勿偕往。寻以图拉无警,虑噶尔丹将趋归化城,诏费扬古旋师。
  • 7.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三十四年,噶尔丹至哈密,费扬古往御,乃自图拉河西窜。寻授右卫将军,仍兼摄归化城将军事。疏言:“闻噶尔丹据巴颜乌阑,距归化城约二千里,宜集兵运粮,於来年二月进剿。”诏授费扬古抚远大将军,以都统伊勒慎,护军统领宗室费扬固、瓦尔达,副都统硕岱,将军舒恕参赞军事。寻召入觐,授以方略
  • 8.    人物风流:董鄂妃为何对顺治有如此强的吸引力(5)  .中华网[引用日期2015-09-8]
  • 9.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三十五年二月,诏亲征,三路出师,以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出东路,费扬古出西路,振武将军孙思克、西安将军博霁自陕西出镇彝并进,上亲督诸军自独石口出中路。上与费扬古期四月会师图拉。费扬古师自翁金口进次乌阑厄尔几,再进次察罕河朔,与孙思克师会,而上已循克鲁伦河深入。五月,费扬古师至图拉,疏言:“西路有草之地为贼所焚,我军每迂道秣马,又遇雨,粮运迟滞,师行七十馀日,人马疲困,乞上缓军以待。”上进次西巴尔台,再进次额尔德尼拖洛海。噶尔丹屯克鲁伦河,闻上亲督师至,升孟纳尔山遥望,见御营,大惊,尽弃其庐帐、器械遁去。上命马思喀为平北大将军,逐噶尔丹,并密谕费扬古要击,亲督大军蹑其后。次中拖陵,费扬古侦知噶尔丹走特勒尔济,遣前锋统领硕岱、副都统阿南达、阿迪等率兵先往挑战,且战且却,诱至昭莫多。昭莫多者,蒙古语“大林”也,在肯特岭之南、土腊河之北。费扬古分兵三队,东则京城、西安诸军及察哈尔蒙古兵,屯山上;西则右卫、大同诸军及喀尔喀蒙古兵,沿河列阵;孙思克率绿旗兵居其中。并遵上方略,令官兵皆步战,俟敌却,乃上马冲击。噶尔丹众犹有万馀人,冒死鏖斗,自未至酉,战甚力。费扬古遥望噶尔丹后阵不动,知为妇女、驼畜所在,麾精骑袭其辎重,敌大乱,乘夜逐北三十馀里,至特勒尔济口,斩级三千馀,俘数百人,获驼马、牛羊、庐帐、器械无算。噶尔丹妻阿奴喀屯素悍,能战,亦殪於阵。
  • 10.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三十六年)二月,上复亲征,自榆林出塞,诏费扬古密筹进剿。费扬古以去岁未生擒噶尔丹,请解大将军任,上不允,令便宜调遣军马。费扬古进次萨奇尔巴尔哈孙,丹济拉使来,言噶尔丹至阿察阿穆塔台饮药自杀,欲携其尸及其女锺齐海率三百户来归。费扬古以闻,上乃班师,令费扬古驻察罕诺尔以待。六月,丹济拉至哈密。费扬古有疾,诏昭武将军马思喀代领其军。还京师,仍领侍卫内大臣,进一等公,仍以未生擒噶尔丹疏辞,不允,因谕曰:“昔朕欲亲征噶尔丹,众皆谏止,惟费扬古与朕意合,遂统兵西进。道路辽远,兼乏水草,乃全无顾虑,直抵昭莫多,俾奸狡积寇挫衄大败。累年统兵诸将,未有能过之者。”又曰:“屡出征,知为将甚难。费扬古相机调遣,缓急得宜,是以济事。”
  • 11.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四十年,从幸索约勒济,中途疾作,上驻跸一日,亲临视疾,赐御帐、蟒缎、鞍马、帑银五千,遣大臣护之还京师。寻卒,赐祭葬,谥襄壮。以子辰泰袭一等侯、兼拖沙喇哈番。
  • 12.    昭莫多之战  .江西国防教育网[引用日期2015-09-5]
  • 13.    《清史稿·列传六十八》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5-09-8]
词条标签:
将领 人物 中国